全 部
书 名
作 者
出版社
热门读书
日点击榜|周收藏榜 周点击榜|周热评榜 月点击榜|
小说馆
情感婚恋| 校园青春 职场社会| 官场商战 都市乡土| 网络魔幻 惊悚悬疑
社科馆
社科经典| 文学名著 政治军事| 历史国学 文化思想| 传记人物 心理哲学
财经馆
经济金融 投资理财 管理宝典 励志成功
生活馆
美容装扮| 健康养生 旅游厨艺| 时尚休闲 亲子家庭| 绘本漫画
科技馆
计算机与互联网 科普读物 汽车与车辆 室内设计

图书正文

加书签字号:

05 资本主义会如何,社会主义又怎样?(13)

根据这种逻辑,目前经历反资本主义运动的中高收入国家可能会轻微左转,但不太可能比欧洲民主社会主义走得更远,最终它们将和欧洲几国一样重新右转。而贫穷国家完成这个转变将花费更长时间,例如尼加拉瓜,可能会比委内瑞拉更久地保持左倾。

如果我们接受了该观点,即目前的反资本主义运动不会持续下去,我们能从中获得什么启示?当然,这种反冲在未来肯定还有可能重现。世界历史有着大量的政治周期循环,从左到右反复摇摆,这在马克思和恩格斯出生之前几百年就存在了。在很多情况下,这种循环的顶峰是受压迫的下层阶级发动暴力革命,偶尔成功了(比如海地共和国的奴隶起义),但多数情况都失败了,尽管有不少人抛头颅洒热血(例如巴黎公社)。

这些周期循环不仅存在于专制统治的贫穷国家,也包括民主国家。与拉美和非洲革命运动类似的例子,有美国20世纪70年代的黑豹运动以及法国2005年的暴动。法国暴动是个尤其有趣的例子,参与者很多都是从国家领取补贴和福利的年轻人,他们本可以生活得较为舒适。但那还不够,他们想要工作,尽管已经有了住房、医疗和教育,他们仍然想要更多的东西—改善生活和家庭的真正机会,在社会上拥有发言权的机会。 

小贴士:键盘左右键(←→)可以下下翻页,按回车(ENTER)可返回该作品目录。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