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 部
书 名
作 者
出版社
热门读书
日点击榜|周收藏榜 周点击榜|周热评榜 月点击榜|
小说馆
情感婚恋| 校园青春 职场社会| 官场商战 都市乡土| 网络魔幻 惊悚悬疑
社科馆
社科经典| 文学名著 政治军事| 历史国学 文化思想| 传记人物 心理哲学
财经馆
经济金融 投资理财 管理宝典 励志成功
生活馆
美容装扮| 健康养生 旅游厨艺| 时尚休闲 亲子家庭| 绘本漫画
科技馆
计算机与互联网 科普读物 汽车与车辆 室内设计

图书正文

加书签字号:

反摩尔定律

Google的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一次采访中指出,如果你反过来看摩尔定律,一个IT公司如果今天和18个月前卖掉同样多的、同样的产品,它的营业额就要降一半。IT界把它称为反摩尔定律。反摩尔定律对于所有的IT公司来讲,都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一个IT公司花了同样的劳动,却只得到以前一半的收入。反摩尔定律逼着所有的硬件设备公司必须赶上摩尔定律规定的更新速度。事实上,所有的硬件和设备生产厂活得都是非常辛苦的。下面列举了各个领域最大的公司在2006年我第一次为Google黑板报写这篇博客时的股价和他们公司股价最高值的比例。

IBM:82%.

思科:40%

英特尔:33%

AMD:30%

Marvell:60%

惠普:70%

戴尔:35%

太阳:10%

摩托罗拉:33%

我之所以在这个版本中保留这些历史数据是因为它们非常好地验证了我的观点。下面是本文2006版的原文—

这里面,除了IBM不单纯是硬件厂商,而有很强的服务和软件收入得以将股票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外,其余的公司和它们的最好水平相去甚远。而今天,美国股市几乎是在历史最高点。这说明以硬件为主的公司因为反摩尔定律的影响生计之艰难。如果有兴趣读一读这些公司财报的话,就会发现,这些公司的发展波动性很大,一旦不能做到摩尔定律规定的发展速度,它们的盈利情况就会一落千丈。有的公司甚至会有灭顶之灾,比如10年前很红火的SGI公司。即使今天它们发展得不错,却不能保证10年以后仍然能拥有翻番进步,因此,投资大师巴菲特从来不投这些IT公司。

现在4年过去了,上述公司又如何了?首先,IBM由于集中在服务业,基本上不受反摩尔定律的影响,股价今天达到了历史最高点。惠普在刚刚离职的优秀CEO马克·赫德(Mark Hurd)的领导下,业绩有大幅提升,同时向服务业转型,营业额超过了IBM,同时股价也在赫德离职前达到了历史的高点。Marvell成功搭上了3G芯片的快车,成为半导体公司的新贵,表现也不错。剩下的受反摩尔定律的影响,基本上可以用“好一天没一天”来形容,其中太阳公司已经因为无法跟上整个行业的速度,而被IT生态链上游的软件公司甲骨文并购了。AMD要不是因为政府对英特尔反垄断的限制,恐怕也已经不存在了。

事实上,反摩尔定律积极的一面更为重要,它促成科技领域质的进步,并为新兴公司提供生存和发展的可能。和所有事物的发展一样,IT领域的技术进步也有量变和质变两种。比如说,同一种处理器在系统结构没有太大变化,而只是主频提高了,这种进步就是量变的进步。当处理器由16位上升到32位,再到64位时,就有了小的质变。如果哪一天能用到纳米技术或生物技术,那么就做到了质的飞跃,半导体的集成度会有上百倍的提高。为了赶上摩尔定律预测的发展速度,光靠量变是不够的。每一种技术,过不了多少年,量变的潜力就会被挖掘光,这时就必需要有革命性的创造发明诞生。

在科技进步量变的过程中,新的小公司是无法和老的大公司竞争的,因为后者在老的技术方面有无与伦比的优势。比如,木工厂出身的诺基亚在老式的模拟手机上是无法和传统的通信设备老大摩托罗拉竞争的。但是,在抓住质变机遇上,有些小公司会做得比大公司更好而后来居上,因为它们没有包袱,也比大公司灵活。15年后,当3G手机逐步取代2G手机时,默默无闻的HTC又通过及时踏上Android的快船,把诺基亚这个2G时代的龙头老大逼上了当年摩托罗拉的老路。这也是硅谷等新兴地区出现了众多的新技术公司的原因。

17年前的1994年,我作为中国第一批互联网网民上网时使用的是一个2.4千波特率(Kbps)的调制解调器。两年后,我的一个同学,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东方网景的创始人龚海峰送了我一个当时最新的14.4Kbps的调制解调器,我马上感觉速度快多了。由于数字电话传输率本身限制在64Kbps,因此调制解调器的传输率最到56Kbps就到顶了,所以到1995年,我的几个同事就预言用电话线上网速度超不过这个极限。如果停留在用传统的方法对调制解调器提速,确实要不了几年摩尔定律就不适用了。但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DSL技术,可以将电话线上的数据传输速度提高近200倍,虽然早期大众对此并不知晓。DSL技术虽然最早由贝尔核心实验室发表,但真正把它变为实用技术的是斯坦福大学的约翰·乔菲教授。乔菲教授三十几岁就成为了IEEE的资深会员(Fellow),刚四十岁就成为了美国工程院院士。1991年,他带着自己的几个学生,办起了一家做DSL的小公司Amati。1997年,他把Amati公司以4亿美元的高价卖给了德州仪器。这是硅谷新技术公司典型的成功案例。在调制解调器发展的量变阶段,就不会有Amati这样的小公司出现,即使出现了,也无法和德州仪器竞争。但是,一旦调制解调器速度接近原有的极限时,能够突破这个极限的新兴公司就有机会登上历史的舞台。当上个世纪末克林顿第一次提出光纤入户时大家觉得还是遥远的憧憬,2010年Google再次提出这个概念时,大家就觉得已经是可以预期的了。

反摩尔定律使得IT行业不可能像石油工业或飞机制造业那样只追求量变,而必须不断寻找革命性的创造发明。因为任何一个技术发展赶不上摩尔定律要求的公司,用不了几年就会被淘汰。大公司们,除了要保持很高的研发投入,还要时刻注意周围和自己相关的新技术的发展,经常收购有革命性新技术的小公司。它们甚至出钱投资一些有希望的小公司。在这方面,最典型的代表是思科公司,它在过去的20年里,买回了很多自己投资的小公司。

反摩尔定律同时使得新兴的小公司有可能在发展新技术方面和大公司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如果小公司办得成功,可以像Amati那样被大公司并购(这对创始人、投资者及所有的员工都是件好事)。甚至它们也有可能取代原有大公司在各自领域中的地位。例如,在通信芯片设计上,博通和Marvell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取代了原来朗讯的半导体部门,甚至是英特尔公司在相应领域的业务。

当然,办公司是需要钱的,而且谁也不能保证对一家新兴公司的投资一定能够得到收益。有些愿意冒风险而追求高回报的投资家将钱凑在一起,交给既懂得理财又懂得技术的专业人士打理,投给有希望的公司和个人,这就渐渐形成了美国的风险投资机制。办好一家高科技公司还需要有既志同道合,又愿意承担风险的专业人才,他们对部分拥有一家公司比相对高的工资更感兴趣,因此就有了高科技公司员工的期权制度。

IT行业发展至今,自有它的生存发展之道。它没有因为硬件的价格不断下降而萎缩,而是越来越兴旺。10年前,全球半导体市场的规模和胶带(Tapes)公司的规模相当,今天半导体市场的规模比10年前大了5倍左右,远远高于全球经济的增长。我们以后还会陆续介绍它的发展规律。

结束语

IT行业总体来讲是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在这个行业中发展,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由于安迪-比尔定律的作用,在IT工业的产业链中,处于上游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软件和IT服务业,而下游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硬件和半导体。因此,从事IT行业,想获得高利润,就要从上游入手。从微软,到Google,再到Facebook,无一不是如此。唯一的例外是苹果公司,它是通过硬件实现软件的价值,因为在过去的十年里它的产品成为了一种时尚和潮流。

小贴士:键盘左右键(←→)可以下下翻页,按回车(ENTER)可返回该作品目录。
品类齐全,轻松购物 多仓直发,极速配送 正品行货,精致服务 天天低价,畅选无忧
购物指南
购物流程
会员介绍
生活旅行/团购
常见问题
大家电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211限时达
配送服务查询
配送费收取标准
海外配送
支付方式
货到付款
在线支付
分期付款
邮局汇款
公司转账
售后服务
售后政策
价格保护
退款说明
返修/退换货
取消订单
特色服务
夺宝岛
DIY装机
延保服务
京东E卡
京东通信
京东JD+